奔流文化网小说天地小说故事 → 涅盘(长篇小说)一(2)


  共有4687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涅盘(长篇小说)一(2)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四筒
  1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新手上路 帖子:6 积分:102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3-10-09 09:02:19
涅盘(长篇小说)一(2)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0-18 08:56:41

与雷俨感同身受的便是霍三,当兄弟们陆陆续续从山崖上摔下去的什候,他便想起了一人,想到这个人,他便知道,完了。身旁的山耗子竟也不再口吃,惊叫的声音已近似尖锐:“是越影,是越影。”

随着惨叫声越来越近,霍三与山耗子同时回过神了,对望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大声对叫:“快跑。”

越影并没有骑马,但她的身影决不亚于任何一匹烈马,并且在灌木与沙岩之间竟没有丝毫的减速。飞驶的身影挟着飞驶的箭簇,精准地击落来袭的箭羽,精准地射杀着敌人。当霍三与山耗山一路狂奔到弯口的时候,越影正在那里等着他们。

山耗子一把跪倒在地,五体投地,不敢乱动:“越影姐饶命。”霍三双膝一软,也不由自主地跪了下来:“越影姐饶命,我霍三在这里两年,没有乱杀过一个老百姓。”

“如果不是这点,你早就没命了。”越影转身:“你兄弟们受的不是致命伤,救回来好好医冶。”

霍三与山耗子连连磕头:“多谢越影姐,多谢越影姐。”磕了半天,不见回答,鼓起勇气抬起头来,越影的身影正渐渐融入远处的夜色之中。

 

通过弯口,大雨便如期而致,雷俨找了处避风的山岩搭起帐篷,少了马贼,又过了弯口,这大雨便不再那么可怕,越影依旧坐在桔杆上,轻啜着那袋藏地青稞,雷俨走了过来,目光中带着一丝欠意:“谢谢你。”

越影抬头望着他,恬淡如水:“你对我想说的怕是另外三个字吧?”

雷俨点了点头,坐在她身边:“对不起,我差点就怀疑你。。。。。。。”

越影淡淡一笑:“信任会害死人,但没有信任任何人都会死。”

 

两日后,骆队到达金银滩,从这里往东,不到一日便可到达龙堡,因此,这里是维疆地区通往关中的最后一个补给点,更由于这里水草肥美,生机盎然的绿草环抱着一汪清泉,景色怡人,所以,常年来往于维汉之间的行商一般都会在这里休息半日。

无论是难民还是黑衣骑士都无法掩饰心中的喜悦,对于难民来说,新的生活正在前面向他们招手,触手可及。而对于这些常年在刀头上打滚的护卫来说,则是意味着又一次从鬼门关走了回来。

难民中有人撕下头上包得严严实实的头巾,跪在湖边,亲吻着青草与土地,有人将手放在胸前,感谢神的庇护与指引。

黑衣骑士生起了火,烤起了骆驼肉,在这里雷俨并不禁止他们饮酒,这里临近龙堡,己属于钟将军实际控制地域,无论是马贼还是军阀,都不敢在这里闹事,雷俨让护卫队分了平民一些食物,难民们喜上加喜,不停地道谢。

越影信步踱到湖边,出神地望着碧波荡漾的湖水,慢慢蹲下身上,疑视着水中的自己,轻轻地用手拭去脸上的尘土,尔后双水捧鞠起一汪清泉放在脸上,清泉一丝一丝是自脸上滑落,流过颈部,融入无形。

湖中还有些许莲叶,花朵业已调谢,于微风中来回摇曳,搅动一个又一个水圈,不断地变大,幻化。

越影的记忆也跟着这不断幻化的波纹泛起了丝丝涟漪,一圈又一圈的扩散。

 

一只稚嫩的小手小心翼翼地伸向那朵散发着幽香的睡莲,慢慢地,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接近,岸上传来父亲焦急的呼声:“影儿,快上来,影儿,快上来。”

小女孩只觉腿上一疼,随着一步踏空,耳中便传来了咕噜咕噜的水流声,湖水随着倾斜的身体灌入了身体,她越发地心慌,只觉天晕地转,双手四处乱抓,终于,她抓到一个粗实的臂弯,她第一感觉便知道,那是父亲。

因为,没有谁的臂弯有有父亲这般的坚强与温暧。

。。。。。。

 

越影慢慢地睁开了眼,又慢慢的闭上,手中的清泉慢慢地滑落,融入心扉。记忆的涟漪,不断地扩展,幻化。

 

“越影,越影,你看我采到什么了?”小男孩欢快的声音远远地便传入了小女孩耳中。

小女孩这是第一次这么近地接触这水中的精灵,柔柔的花瓣,红色与白色和谐的和渡转换,轻轻地触摸,有如皮肤的细腻,柔柔的花蕊,还散发着幽幽的清香,水珠在上面滑动,仿似生命的脉动。

“你怎么把它摘了?”小女孩带着一丝埋怨。

“你为了它差点小命都丢了,若不是为了你,我才懒得理它呢。”小男孩嘟着双唇。

“我只是想接近它,摸摸它,现在你把它摘了,很快就会枯萎的。”

“好了,好了,我下次不摘了,笑一个,笑一个,我带你去打山猪。”小男孩傻傻地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不好意思地挠头。阳光下,他的笑容如此地灿烂,以致于在越影的生命中被定格,那个午后的阳光,从此改变了她的命远。

     那个灿烂的笑容在阳光下如莲花一般一点一点地调谢,枯萎,尔后幻于无形。

“大夫,他是得了什么病。”

“唉,皮肤癌。”

“大夫,是不是弄错了,他还只有十五岁,怎么会得那个病。大夫,求求你,想想办法。想想办法……..”

,这个世界,太阳毒着呢,每天都有人得这个病死去…….”

大夫……求求你……大夫……求求你…….”

 

越影姐,越影姐.”雷俨的叫声打断了越影的记忆,越影用力地揉了揉脸颊,回头望去,雷俨一手执酒囊,一手高提一块散发着香气的骆驼肉:“越影姐,开吃了。”

“越影姐,我敬你。”雷俨是打心底里对越影心悦诚服,以往大漠上对她的传言甚多,但大多说她杀人如麻,极度残忍,说是大漠第一女魔头丝毫不为过,那些传言雷俨有的信,有的不信,但大多数不信,他有自己判定是非的标准,那些残杀平民的马贼与军阀,难道不应该用同样的手段去对付他们么?

相对于雷俨的热情,那几名阿拉佰人民倒仿似对越影颇怀惧意,对越影十分客气但却是离得远远的。

雷俨心中老大不悦,心中暗自嘀咕:“这几个洋毛子,若是没有越影,你几个的小命都玩完了。”

 

午后时分,二十余骑出现在金银滩,清一色的火枪。

在这片土地上,还没有人能想象除了钟将军,还有谁能派出火枪队,但他们的装扮,显然不是钟将军的部队。

二十余人头戴长沿帽,脚蹬马鞘,身上的衣服怪怪的,黄褐斑点交错,贴身却不失宽松,越影以前曾见过这种古老的服装,它叫迷彩服,据说这种衣服可以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是几百年前军人的制式服装,但由于制作工艺已经失传,所以现在剩下来的并不多,据说钟将军的贴卫队也是配备的这种衣服,但很少有人见过。

由于不是钟将军的部队,来人的到来同时引发了巨大的慌乱,黑衣护卫是护卫队中的精英,反应极为迅速,在对方还未完全对自己形成包围之前纷纷抢占了有利地形,但对方似乎并没有进攻的意图,而是勒住了马头,呈一排站在挟着沙粒的烈风中。

五名阿拉佰人越过人群,径直向神秘火枪队走了过去,火枪队两人下马,一前一后也走了过来,张开双臂,做了个拥抱的姿势。五名阿拉佰人显得有些兴奋,大声叫喊着,尔后为首的一名阿拉佰人与上来的两人拥在了一起。

虚惊一场,雷俨暗自吐了一口长气:“他奶奶的,这些阿拉佰蛮子有这么强大的火力还找老子做什么保镖。”又暗自吸了一口凉气,用眼角的余光打量了一下大车上的九口大箱子:“这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随即另一个更大的问题浮上大脑:他们是什么人?

雷俨在大漠里混了近三十年,无论是是军阀还是马贼,他都能说出个一三五,但眼前这支精悍的火枪队他竟在记忆里找不到丝毫的相关记

与雷俨感同身受的便是霍三,当兄弟们陆陆续续从山崖上摔下去的什候,他便想起了一人,想到这个人,他便知道,完了。身旁的山耗子竟也不再口吃,惊叫的声音已近似尖锐:“是越影,是越影。”

    随着惨叫声越来越近,霍三与山耗子同时回过神了,对望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大声对叫:“快跑。”

   越影并没有骑马,但她的身影决不亚于任何一匹烈马,并且在灌木与沙岩之间竟没有丝毫的减速。飞驶的身影挟着飞驶的箭簇,精准地击落来袭的箭羽,精准地射杀着敌人。当霍三与山耗山一路狂奔到弯口的时候,越影正在那里等着他们。

    山耗子一把跪倒在地,五体投地,不敢乱动:“越影姐饶命。”霍三双膝一软,也不由自主地跪了下来:“越影姐饶命,我霍三在这里两年,没有乱杀过一个老百姓。”

    “如果不是这点,你早就没命了。”越影转身:“你兄弟们受的不是致命伤,救回来好好医冶。”

     霍三与山耗子连连磕头:“多谢越影姐,多谢越影姐。”磕了半天,不见回答,鼓起勇气抬起头来,越影的身影正渐渐融入远处的夜色之中。

 

     通过弯口,大雨便如期而致,雷俨找了处避风的山岩搭起帐篷,少了马贼,又过了弯口,这大雨便不再那么可怕,越影依旧坐在桔杆上,轻啜着那袋藏地青稞,雷俨走了过来,目光中带着一丝欠意:“谢谢你。”

    越影抬头望着他,恬淡如水:“你对我想说的怕是另外三个字吧?”

    雷俨点了点头,坐在她身边:“对不起,我差点就怀疑你。。。。。。。”

    越影淡淡一笑:“信任会害死人,但没有信任任何人都会死。”

    两日后,骆队到达金银滩,从这里往东,不到一日便可到达龙堡,因此,这里是维疆地区通往关中的最后一个补给点,更由于这里水草肥美,生机盎然的绿草环抱着一汪清泉,景色怡人,所以,常年来往于维汉之间的行商一般都会在这里休息半日。 无论是难民还是黑衣骑士都无法掩饰心中的喜悦,对于难民来说,新的生活正在前面向他们招手,触手可及。而对于这些常年在刀头上打滚的护卫来说,则是意味着又一次从鬼门关走了回来。

    难民中有人撕下头上包得严严实实的头巾,跪在湖边,亲吻着青草与土地,有人将手放在胸前,感谢神的庇护与指引。

    黑衣骑士生起了火,烤起了骆驼肉,在这里雷俨并不禁止他们饮酒,这里临近龙堡,己属于钟将军实际控制地域,无论是马贼还是军阀,都不敢在这里闹事,雷俨让护卫队分了平民一些食物,难民们喜上加喜,不停地道谢。

    越影信步踱到湖边,出神地望着碧波荡漾的湖水,慢慢蹲下身上,疑视着水中的自己,轻轻地用手拭去脸上的尘土,尔后双水捧鞠起一汪清泉放在脸上,清泉一丝一丝是自脸上滑落,流过颈部,融入无形。

     湖中还有些许莲叶,花朵业已调谢,于微风中来回摇曳,搅动一个又一个水圈,不断地变大,幻化。

     越影的记忆也跟着这不断幻化的波纹泛起了丝丝涟漪,一圈又一圈的扩散。

     一只稚嫩的小手小心翼翼地伸向那朵散发着幽香的睡莲,慢慢地,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接近,岸上传来父亲焦急的呼声:“影儿,快上来,影儿,快上来。”

    小女孩只觉腿上一疼,随着一步踏空,耳中便传来了咕噜咕噜的水流声,湖水随着倾斜的身体灌入了身体,她越发地心慌,只觉天晕地转,双手四处乱抓,终于,她抓到一个粗实的臂弯,她第一感觉便知道,那是父亲。

    因为,没有谁的臂弯有有父亲这般的坚强与温暧。。。。。。。

    越影慢慢地睁开了眼,又慢慢的闭上,手中的清泉慢慢地滑落,融入心扉。记忆的涟漪,不断地扩展,幻化。

   “越影,越影,你看我采到什么了?”小男孩欢快的声音远远地便传入了小女孩耳中。

     小女孩这是第一次这么近地接触这水中的精灵,柔柔的花瓣,红色与白色和谐的和渡转换,轻轻地触摸,有如皮肤的细腻,柔柔的花蕊,还散发着幽幽的清香,水珠在上面滑动,仿似生命的脉动。

     “你怎么把它摘了?”小女孩带着一丝埋怨。

    “你为了它差点小命都丢了,若不是为了你,我才懒得理它呢。”小男孩嘟着双唇。

    “我只是想接近它,摸摸它,现在你把它摘了,很快就会枯萎的。”

    “好了,好了,我下次不摘了,笑一个,笑一个,我带你去打山猪。”小男孩傻傻地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不好意思地挠头。阳光下,他的笑容如此地灿烂,以致于在越影的生命中被定格,那个午后的阳光,从此改变了她的命远。

    那个灿烂的笑容在阳光下如莲花一般一点一点地调谢,枯萎,尔后幻于无形。

    “大夫,他是得了什么病。”

    “唉,皮肤癌。”

    “大夫,是不是弄错了,他还只有十五岁,怎么会得那个病。大夫,求求你,想想办法。想想办法……..”

    “唉,这个世界,太阳毒着呢,每天都有人得这个病死去…….”

    “大夫……求求你……大夫……求求你…….”


    “越影姐,越影姐.”雷俨的叫声打断了越影的记忆,越影用力地揉了揉脸颊,回头望去,雷俨一手执酒囊,一手高提一块散发着香气的骆驼肉:“越影姐,开吃了。”

    “越影姐,我敬你。”雷俨是打心底里对越影心悦诚服,以往大漠上对她的传言甚多,但大多说她杀人如麻,极度残忍,说是大漠第一女魔头丝毫不为过,那些传言雷俨有的信,有的不信,但大多数不信,他有自己判定是非的标准,那些残杀平民的马贼与军阀,难道不应该用同样的手段去对付他们么?相对于雷俨的热情,那几名阿拉佰人民倒仿似对越影颇怀惧意,对越影十分客气但却是离得远远的。

     雷俨心中老大不悦,心中暗自嘀咕:“这几个洋毛子,若是没有越影,你几个的小命都玩完了。”

      午后时分,二十余骑出现在金银滩,清一色的火枪。

      在这片土地上,还没有人能想象除了钟将军,还有谁能派出火枪队,但他们的装扮,显然不是钟将军的部队。

      二十余人头戴长沿帽,脚蹬马鞘,身上的衣服怪怪的,黄褐斑点交错,贴身却不失宽松,越影以前曾见过这种古老的服装,它叫迷彩服,据说这种衣服可以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是几百年前军人的制式服装,但由于制作工艺已经失传,所以现在剩下来的并不多,据说钟将军的贴卫队也是配备的这种衣服,但很少有人见过。

     由于不是钟将军的部队,来人的到来同时引发了巨大的慌乱,黑衣护卫是护卫队中的精英,反应极为迅速,在对方还未完全对自己形成包围之前纷纷抢占了有利地形,但对方似乎并没有进攻的意图,而是勒住了马头,呈一排站在挟着沙粒的烈风中。

     五名阿拉佰人越过人群,径直向神秘火枪队走了过去,火枪队两人下马,一前一后也走了过来,张开双臂,做了个拥抱的姿势。五名阿拉佰人显得有些兴奋,大声叫喊着,尔后为首的一名阿拉佰人与上来的两人拥在了一起。

      虚惊一场,雷俨暗自吐了一口长气:“他奶奶的,这些阿拉佰蛮子有这么强大的火力还找老子做什么保镖。”又暗自吸了一口凉气,用眼角的余光打量了一下大车上的九口大箱子:“这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随即另一个更大的问题浮上大脑:他们是什么人?

     雷俨在大漠里混了近三十年,无论是是军阀还是马贼,他都能说出个一三五,但眼前这支精悍的火枪队他竟在记忆里找不到丝毫的相关记忆。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阳春雪
  2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52 积分:422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10-13 16:05:1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0-21 09:16:42

对于人物的语言的心理,小波波总是拿捏的这样准确。你天生就是写小说的料哈。这一节我没看够,以后多发一些呀。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