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流文化网小说天地小说故事 → 涅槃一(3)


  共有4737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涅槃一(3)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四筒
  1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新手上路 帖子:6 积分:102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3-10-09 09:02:19
涅槃一(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0-23 15:18:24

     来人显然并无敌意,大约是为了打消雷俨的疑虑,阿拉佰人拉着两人走了过来,用生硬的汉语向相互介绍:“这位是雷,狂沙镇护卫队队长,雷,这位是彭,我的好朋友。”雷俨细细地打量打来者,浓眉大眼,一张宽大的国字脸上突起一个醒目的酒糟鼻,两腮的短髯尤如一根根钢针扎入肉中,根根醒目,显得威猛非凡。
尽管雷俨在自己的记忆中找不到对方的一丝痕迹,但还是极为圆滑地拱手施礼:“久仰,久仰。”其实到久仰的是什么,他自己决不知道。
“不好意思。”彭虽然长得粗犷说话却极为客气:“由于在半路了失去了联系,我们只有麻烦你了,我们本来算着日子,打算在羊肠弯前面赶上你们,没想到昨夜的一夜大雨便错过了,这一路幸苦你了,雷兄弟。”
“不客气,职责所在。”雷俨回答颇为得体:“昨夜霍三来袭,幸好越影姐打发了他们,不然,真就麻烦了。”
“越影!”彭显然大吃一惊,顺着雷的手指望去,越影怀抱酒囊,长呼呼地躺在桔杆上,大约是与周公约会去了。

     一日无事,第二日午后时分驼队一行人终于抵达龙堡,龙堡是近五百里之内最大的一个堡子,贯通四灈,来往行商汇聚之地,更是钟将军的大本营,原本这里是个小地方,但自从钟将军收留难民之后,四周难民汇聚,堡子也一天比一天繁荣。
每日的午后与太阳落山时分都会赈济难民,适逢特殊日子,钟将军还会亲自来发放食物,今天钟将军心情不错,又出来发放食物了,他并没有穿着墨褐色的军装,而是一身浅灰长袍,满脸笑容,接待着己经排成长龙的难民队伍。
“不要挤,慢慢来,每个人都有,每个人都有。”
“爸,小心点,太阳毒着呢。”一旁的女儿钟艳不时拭去他额头不断滑落的汗水。

     越影远远地看着挤得水泄不通的人群,她多年便前是这他们中的一员,但是,那时没有人发放食物。
那时,这里还只是个小堡子,在这片近似荒芜的土地上,食物比黄金珍贵上一千倍,为了一个大枣甚至一只老鼠,人们可以杀得你死我活,越影吃过蝗虫,吃过蚯蚓,吃过蝎子,致于麦面,那曾经是儿时最大的梦想。
八岁那年,父亲不知在那里弄来了半碗细细的颗粒,后来她才知道,那叫稻米,听说要很远很远的南方才有。
稻米煮熟之后很香,融入口中之后糯糯的,软软的,香得让人一辈子也无法能忘掉,越影只吃了三口,其余的留给了弟弟。父亲一口没有舍得吃。
    越影对母亲已经没有记忆,后来听说她是生弟弟的时候离开这个世界的,父亲也很少对她们提起母亲,只是偶尔说:“死了好,活在这世上太受罪。”
    后来,钟将军来了,大家终于有了一条活路。越影很小的时候便常常听到人们谈论钟将军,说什么的都有,但越影知道一点,如果没有钟将军,眼前这些人没有一个能在这片土地上生存下来。
    仅管只是一碗麦粥,但便是这碗麦粥,便是当年越影梦中的美食。

    雷俨自去商馆交差,临别前邀越影到堡子最大的酒楼一聚,以感谢相护之情,越影婉言谢绝了,信步而行,来到城西市场,找了个没人的茶棚,要了碗大碗茶,坐了下来,她在等人,等五个人。
日落时分,五个人终于出现了,五名身着金边丝绸头缠白巾的阿拉佰商人,其实,他们才与越影分开半日,只是,这一路上来,越影几乎没有与他们说过一句话。
    五人右手按在胸口上,腰弯向越影行了一礼,沿着小桌在越影身边坐下,为首的一人将一个小皮箱放在桌上,脸上露出一丝欠意:“不好意思,你要的数目太大,我们筹了半天才筹到。”
    越影打开箱子略略看了一下,点了点头:“没事,多等下不会死人。”说完起身准备离去,为首的那人叫住了她:“以后我们还能不能再请你。”越影低头凝视着他,慢慢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有钱就行。”
   “那。。。。那。。。。。”他沉吟了一下:“你就不想知道那些箱子里装的是什么?”
   “那与我无关。”话未落口,越影已起身离去,五人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暗自嘘叹,良久,为首那人轻轻地叹了声:“可惜了,绝顶身手。”

    四十袋土豆,四十袋麦面,四十袋玉米棒子,满满地装满了四大车,越影心中长嘘了一口气,有了这些食物,乡亲们最少这两个月可以挨过去了。
   “越影姐,土豆一袋五个大银券,麦面一袋八个大银券,玉来棒子一袋三个大银券,一共六百四十大银券,越影姐常年照顾我们的生意,打折去掉零头,一共六百大银券,老规矩,运费我们出。你看怎么样?”越影显然是这里的熟客,老板十分热情客气。
越影点了点头,打开箱子取出钱交到柜台上,眼光却突然被吸引住了,一名搬运工人在搬运袋子的时候摔了一跤,袋子破裂,流出了些许白色的颗粒,越影近前蹲下身用手捻起几粒放在鼻前。
    这是稻米,越影一生也不会忘记的味道。
    “老板,这是稻米?”
    老板正在痛骂工人:“死龟儿,这个你赔得起么,把你全家卖了也赔不起地上掉的这点。”接着连连向越影赔笑:“越影姐好眼光,这是南方的桂花米,香着呢。”
    越影嗅了一下,点了点头:“是挺香的,多少钱一袋。”老板尴尬地一笑:“越影姐,这些米都是别人的,有五袋是钟将军的,有五袋是波斯王室的。”
   “多少钱一袋?”越影继续问。
   老板还试图继续解释:“这米贵着呢,一袋就相当于我们这里一百人一个月口粮,太阳太毒,即便在南方也只有少数被树萌遮盖的田地能有产出。。。。。。。”
   “多少钱一袋?”越影再问,还是蹲在地上,抬头疑视着他,目光中隐隐闪现一丝精光,老板只觉全身掉进了冰窖,胸中那颗脆弱的心脏猛然被一柄大锺咚咚咚地捶。
   “四百大银券。。。。。。”越影的这种目光是可以要人命的,几乎可以要任何人的命,老板知道这个道理。
    越影起身一把扶起跌倒在地的工人,拍了拍他的肩头:“把这袋搬到我车上,给我把口子扎好啊,掉了的就算了,算我账上。”老板一脚踹在工人屁股上:“还不快谢谢越影姐。。。。。。”
    工人连连鞠身:“谢谢越影姐,谢谢越影姐。”
     越影出神地细捻着手中的米粒,眼前又浮现了父亲日显苍老的面容。
    
     纤细的手指温润如玉,古拙的茶具银砂闪烁,朱粒累累。
     “这就是冲罐,茶具以紫砂为极,而宜兴紫砂却是紫砂中的极品,其起源可以追溯到2800年前的春秋战国,越国上大夫范蠡在灭吴之后,携西施驾一叶小舟,涉三江,入五湖,归隐在黄龙山麓的一个村子。得异僧教授烧制五色土为陶器,从而富绝天下,传为千古美谈。”
     班姬续史之姿,谢庭咏雪之态,人是佳人,语音更是莺声燕语,字字珠矶。
     钟将军身略前倾,双手接过,轻轻地啜了小口,轻露笑容:“好茶,茶妙不可言,人也妙不可言。”
     佳人轻轻一笑:“方家有言:小、浅、齐、老,这枕月古拙而不失精巧,小巧而含藏天地之机,端正浑厚,色泽圆润,说是紫砂中的极品丝毫不为过,高山付流水,佳音付琼瑶,在这北地,恐怕也只有将军知道它的价值。”
     钟将军长叹一声:“相看白刃血纷纷,死节从来岂顾勋? 君不见沙场征战苦,至今犹忆李将军。在这个乱世,人命似鱼肉,又岂是这紫砂命薄,倘若有一天天下太平,人人安康,我与小女携爱犬徜佯田野纤陌之间,看着莺飞草长,日起日落,虽死无憾。”
     佳人轻身一鞠:“将军心怀苍生,必获福佑。”

   “咚咚咚”敲门声起,“进来。”钟将军小心地放下茶杯,脸上又慢慢恢复了摄人的威严。随着一声吱丫轻响,轻挑朱帘,一名青年军官走了进来。
   “从文,有情况?”钟将军轻声问。
    军官点了点头,随即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端坐的佳人。
    佳人起身,轻轻一鞠:“将军,苏玲告退。”钟将军点了点头:“幸苦你了。”

    待苏玲退去,军官又机警地开门向四周打量了一下才回来层内,压低了声音:“据内线情报,彭烈与五名波斯人已经到达龙堡,随行的还有九口大箱子。”
    钟将军轻轻再次捧起茶杯,出神地端详着:“他胆子倒大,还真敢来。”
    “要不要采取行动?”
    钟将军轻轻摆了摆手:“不急,严密监视,他们这次一定是为了幕蓉而来,事情闹大了,不好收场。”
    军官点了点头:“属下明白了。”
    钟将军站起身来,踱步走到窗边,若有所思:“施老虎最近的动向如何?”军官笑了笑:“那只死老虎,自从两月前的猪笼堡一役,他已经没有再向我们挑战的本钱。”钟将军回身凝视着他,军官只觉全身发毛,不由退了两步。
    钟将军粗大的手重重在拍了拍他的肩头:“从文啊,只要你好好照顾艳儿,这份家业,迟早是你的,但你这样,让我怎么放心把它们交给你。”
    从文惶恐不安,不知怎么回答。
    钟将军抬起右手,粗大的手指指向窗外的天空:“大丈夫决不能偏与一隅,当逐鹿天下,称霸一方。”
    从文用力地点了点头:“从文知道。”
    钟将军回头若有所思地望着他,加重了声音:“你知道?你知道还让我放过那只死老虎,打虎须打死,你必须清楚一点,在这个世道,别人不死,你就死。”
   “是,我这就去亲自督军,让第一军的贺军长一个月内铲平死老虎。”从文额头上冷汗不断沁出。
   “不用了,我已布署下去了,你专门负责给我盯住彭烈,他既然敢来这里,必有所备,我们不得不防,有什么异动立即向我报告,下去吧。”
    “是”从文挺身行了个标准的军礼,转身退了出去。
    钟将军望着他的背影,闭上双目,轻声低呤:“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乱世阿乱世,怨得谁来?”

    大树村离龙堡三百余里,北接龙堡,南面翻越云岭可致汉地,处于钟将军势力边缘,由于边远贫困,所以无论是兵还是匪都极少光临这里,当然还有更为重要的原因,这里是越影的故乡,无论是谁,都不敢轻易招惹这位暗夜中的魔鬼。
大树村之所以叫大树村便是因为有大树,两棵粗壮的大榕树伫立于村头,每棵都要五六个人才能抱成一圈,虽然别的树几乎都因为毒辣的太阳几乎焉焉一息,而这两棵大树却显得枝繁叶茂,生机勃勃。
    正因如此,两棵大树便成了大树村的一宝,大树村因为烈日而患上怪病的也远远低于其它邻近村落,每当烈日炎炎的时候,这里总是挤着三三两两的闲人,大漠吹过的风经过树叶的过滤,竟然带着丝丝的清凉。
越影的童年便是在这片绿萌下度过的。

    清晨,当露出丘岩的阳光缓缓延伸进村头的时候,越影便嘴里含着一根狗尾草,哼着小曲,骑着小毛驴,晃晃悠悠地出现在初升的第一抹阳光里,后面跟着的,是装得满满的四辆大车。
与往常一样,这次发现越影并远远地叫开的还是那几个在树萌下踢毯子的小屁孩。
   “越影姐回来喽,越影姐回来喽。”
   接着有人推开了木窗,有人打开了大门,也跟着小孩叫,叫的人越来越多,声音越传越远,不一会,冷清的小山村变得热闹非凡,人人都像从天上掉下来的一样。
    几名小屁孩手脚并用地爬上了大车折腾,越影随手抱下一个:“虎子,想姐姐没有?”小屁孩连连点头:“想。”
   “想姐姐什么了?”
   “姐姐回来,就有好吃的了。”
   “小屁孩,净说大实话。”

   越信已经有近三个月没有见过姐姐了,姐姐是全村的顶梁柱,更是他父子的骄傲,几乎从记事起,姐姐便常年在外面奔波,一年半载见不到她也是常事,于是,姐姐的安危,便变成了父亲口中常年的念叨,越信虽然嘴里不说,但心中的牵挂相比父亲来说并不少分豪,每天最大的希望便是村头小孩的欢呼:越影姐回来了。
  越影在外面做些什么他们并不知道,但无论是谁都能想象,在这个一粒粮食一滴血的世界,这些粮食都是越影刀头舔血拼来的,每一个人都无法想象她的困苦与艰幸。
   越信奋力挤出人郡,掩饰不住心中的激动,眼角竟然还挂着些许泪水:“姐,你终于回来了。”越影拍拍他的额头:“爸还好吧。”越信傻傻地笑了笑:“好着呢,每天要念叨你七八次。”
  “信子,叫几人把粮食搬下来,老规矩,每家一样一袋。”
   一名老人上前:“越影啊,真是苦了你了,这个村子没有你大家早就不存在了。”越影苦涩地笑了笑:“康佰,说什么呢,我相信以前日子会越来越好的。”

   石磨一圈一圈地往复循环,偶尔传来沉闷的嘎嘎磨擦声,金黄色的棒子面不停地自两块磨盘中溢出,一只青筋凸现的老手颤抖地拿着一把小扫帚小心地刮着溢出的面粒,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牵着布袋,一点一点地将面粒扫进布袋中,生怕漏掉一点。
   人生便如这老磨一般,于岁月中一点一点地磨沥,磨掉了棱角,磨掉了青春,不断地终结,不断地开始。
   越影望着父亲凸起的背影,眼眶有些潮润,父亲真的老了,在自己的不断成熟中他真的老去了。
   或许,生命的意义并不在于本身的存在,而在于不断的延续。
   “爸,让我来。”
   老人越海山回头惊喜地揉了揉眼眶,带着迷离而惊喜的目光:“小影,你回来了。”
   越影如儿时一般挽起父亲的臂弯,虽然它曾经的精健有力己经于岁月中变得尤如风中残枝,但在女儿心中,他永远是那么的枝繁叶茂,永远是最安全的港弯。
   “爸,今晚我们吃大米,南方的那种大米,很香很香的那种。”
   越海山揉了揉湿润的眼角:“好,好。”
   女儿长大了。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阳春雪
  2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52 积分:422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10-13 16:05:1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02 10:46:21

神秘的越影很有人情味儿呢,小波,赶紧来更新啊............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