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流文化网小说天地小说故事 → 涅槃 二(2)


  共有4785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涅槃 二(2)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四筒
  1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新手上路 帖子:6 积分:102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3-10-09 09:02:19
涅槃 二(2)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12 17:16:32

    穿过前村,便是一小片焦黄的胡杨木林,赵叔家便在胡杨木林的后面,而莫铁匠家则在赵叔家不远处,淡淡的月色下面,隐隐可以听到叮叮叮当当的敲打声,穿过胡杨木林,便可以看到一簇火红的炉火,莫铁匠与他的儿子光着膀子,粗健的肌肉在火光的映衬下充满着生命的质感。
    由于铜铁矿属于战略物质,所以钟将军管理颇为严格,几乎辖区内的铁匠都被招入了军中,散落在民间的屈指可数,而莫铁匠便是其中一个,虽然不在军中,但仍然受到军法约束,每次进的铁铜矿都必须经过严格的审批,打造出来的器具每一样都必须登记在册,即便是一把菜刀也不能例外,否则,有人告发,那便是砍头的死罪,所以,其实莫铁匠的产量并不大,大多数时间,都是在给龙堡打造各种军用器械。
    走近敞开的大木篷,越影的脚步缓了下来,细细地打量着莫铁匠父子闪烁着火花的肌肤,她每次见到莫铁匠心中总有种异样的感受,总觉得他似乎于大家不一样,莫铁匠是祖传世家,据说在大灾变之前他的祖先便是精通冶炼之术的工程师,他本人的手艺更是当地一绝,许多别的铁匠不能打造的他都信手便来,这其中便包括越影的狼头箭,连箭尾上的羽翎也令别的铁匠叹为观止,他显得粗犷而又精细,豪爽而又博学。
    莫小山回头正望见有些出神的越影,咧嘴一笑:“啊,越影姐来了。”越影略带赞赏的目光打量着他的肌肉:“小山,越来越像铁匠了啊。”莫小山腼腆地一笑:“越影姐找我爹吧。”回头向不远处叮当作响的大篷叫了起来:“爹,越影姐来了。”
    莫铁匠粗豪的声音立刻便传了出来:“等我过一下水就来,冷了就不好过水了。”接着传来“吃”的声,一股散发着水气的白烟升起,叮叮当当地又欢腾了起来,莫小山略带欠意地一笑:“请稍等啊,越影姐,前些天钟将军给了日子,到时拿不出货来就不好了。”越影点了点头:“没事,没事。”
    叮叮当当地响了能做一张锅盔的时间莫铁匠终于出来了。见到越影不由粗豪地咧开了大嘴:“小影啊,我给你做的狼头箭又没了?”
   越影伸出右手,攥得紧紧的,神秘是盯着莫铁匠:“莫大叔,你猜我手中是什么?”
  “我咋知道。”
   越影慢慢张开了手,莫铁匠的眼光猛然一紧,瞳孔似乎布满了血丝,就如一头狼见到了血腥,更似一个嫖客见到了一个裸体女人,再也无法将目光拉开。
   他小心翼翼是自越影手中取过那枚跳动着火光的金属物件,凝视良久,慢慢开口:“这是黄铜合金铸造工艺,到现在最少己经绝迹两百年了。”
   “那它是什么?”越影问。
   莫铁匠将目光移到越影身上:“这是一枚狙击枪子弹。”
   越影兴奋起来:“就是你以前曾说过的能在千米之外取人性命的神秘武器?”莫铁匠点了点头:“枪按照装填方式分为两种,前膛枪与后膛枪,我们现在用的都是前膛枪,火药与弹体自前膛装填,速度慢,精度不高而且危险,但是,在大灾变之前,人们用的是后膛枪,方便安全,而且能够连射,由于枪管里制有线膛,弹体呈螺旋线飞行,精度极高,狙击枪能在千米之外一枪毙命绝非神话。”
   沉默了片刻.莫铁匠一声长叹:“大灾变之后,这种枪支与子弹的制造工艺全部失传,几百年过去了,现在恐怕连认识它的人都找不到几个。”
   越影出神地凝视着那枚金黄的子弹,幽幽地问:“大灾变究竟是怎么回事?大灾变之前的世界到底又是怎样的?”
   莫铁匠将子弹交回到越影手中,俯身拾起一把长刀,刚刚打造出来的钢刀虽然没有那种血腥的气息,但依旧能透过跳动的火光感受到它逼人的杀气:“看见没有,这种刀是我给钟将军打造的,我敢保证,在这片大漠,能打造这种刀的人不会超过三个,我们用的灌钢合金技术,将生铁与熟铁合炼,生铁中的成份会向熟铁中扩散,均匀分布,可去除部分杂质,形成优质钢材…….”他又一声长叹,显得十分落漠:“但便是这种先进技术,与那枚子弹的差距可能要在一千年以上。”
   越影接过他的刀:“我不知道大灾变之前的世界是怎样的,但我知道,现在莫大叔你的技艺是最好的。”
   莫铁匠宽慰地一笑:“谢谢你,小影。”他突然想起了另外一个问题:“有子弹说不定便有枪,小影,弄到这件神器,可比你那张千幸万苦自聚元号后人得到的燕翎弓强上一百倍。”
   越影诡异地笑了起来:“莫大叔,我正在考虑这个事情呢。”

   远眺着越影的背影慢慢融入夜色之中,莫铁匠沉吟不语,良久,回头吩咐儿子:“熄火关门。”转身回到屋中,待儿子一切收拾停当,又吩咐儿子:“你到外面看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莫小山点头应充,转身关门轻身走了出去。
   “滴塔,滴塔”两声轻响,莫铁匠打燃火石,点亮了床头的蜡烛,用力地将颇为沉重的厚木木床拉开,尔后俯身蹲下,用嘴吹了吹地面的积尘,再伸起脖子,机警地探出头,向窗外扫视了一圈,确认没有情况,便伸出右手,抓住地面上的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环,用力一拉,一声冗闷的轻响,地板裂开,露出一个能容一个进出的大洞来。
   莫铁匠一手举着蜡烛,一手扶着洞壁竖梯慢慢滑入洞中,尔后再次拉动机关,地板缓缓合拢,竟连厚实的木床也回到了原位,若不是熟知这屋中机关之人,极难看出其中极其细微的变化。
地道很深很长,莫铁匠手脚并用,直到蜡烛只剩下一小截时狭小的空间才豁然开朗,竟是一间还略显宽广的房间,房间很整洁,远不象外面那般的杂乱无章,四壁也很光滑,即便在蜡烛跳动的灯光下,依然显得光滑平整。
   房间的一角堆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旁边是一张略略映射着烛光的玻璃平桌,桌上斜坚摆放着一块略厚深黑色的玻璃。
莫铁匠将蜡光举高,在壁上找到一块看似机关按钮的物件按了下去,一声轻响,房间顶部一个看似乳白色的玻璃球发出白昼般的光芒,整个房间豁然明亮起来,莫铁匠轻轻吹灭了蜡烛,走到玻璃桌旁坐下,用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桌上斜坚摆放的深黑色玻璃,玻璃略略闪现了一道白光,随后一阵悦耳的音乐响起,玻璃慢慢变得发光发蓝,正中慢慢显现一排英文字母:WINDOWS  X9
   莫铁匠手指在玻璃上不时划动着,玻璃的色彩与图形跟着手指变幻迷离,一排小字慢慢出现:近地卫星连接中。。。。。,随着百分系数变化,小字又变成了:近地卫星连接完毕。
   铁匠抽开桌下精致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一块不大的黑色玻璃,玻璃的下面有一个银白的色的苹果标志,圆圆的,还被咬掉了一角,标志下面同样是几个英文字母:iPhone X .莫铁匠手指在玻璃上滑动了几下,放到了耳边:“雏凤计划,启动。”

     果然不出越影所料,白七还在磨房那里眼巴巴地等着她,见到越影,他连忙屁颠屁颠迎了上来:“越影姐,你可算回来了,那个到底是什么东西。”
     越影取出子弹,依旧用两指拈着,对着月光看得有些出神,良久,慢慢地说:“这是狙击枪的子弹,那是一种两百年前便已绝迹的神秘武器,上千米之外能一击毙命,据说是大灾变之后生产工艺便已失传,散留到现在的每一把都价值连城,虽然珍贵,到现在却还有少数存留,难的是它的子弹,几百年前便已经无法生产,打一发就会少一发,没有它,枪就是废铁一把,所以,它就算没有枪值钱,也是极为珍贵,就这一发子弹,就够你小子最少挥霍一年。
    白七睁大了双眼:“这么值钱?乖乖,我知道这东西不是凡品,没想到会这么值钱。”
   “你在那里弄到的?”越影凝视着他,给后者无形中巨大的压力。
   “枕月楼。”
   “枕月楼?”越影一怔;“什么地方?”
   白七白了她一眼:“越影姐,这么出名的地方你都不知道,那是南方女子苏玲一个月前在龙堡开的一家茶庄,专门做波斯人与钟将军的生意。”他吞了一口口水,嘴里渍渍有声:“那个南方娘门,有味着呢,白白的皮肤,大胸部大屁股…….”
   “白七,你的狗嘴里再崩出一个脏字来,我就把你扔出去.”越影一把抓住他的后颈,白七条件反应般地一缩脖子:“是是,我不多说,一个字也不多说。子弹是在枕月楼的地下室二层被我找到的。”
   “人家的地下室二层你能去得到?”越影明显有些怀疑。
   白七得意地一笑:“越影姐,龙有龙路,鼠有鼠道,枕月楼原来是商社会馆,那里我以前经常光顾,知道里面的机关,那个苏玲一个月前才盘下来,这一个月我见那里人来人来生意红火得很,嘿嘿,越影姐,你也知道,这块肥肉我怎么会放过,苏玲能着呢,这娘们看上去像水做的一样,其实精明得很,外松内紧,根本没有机会下手,好在那个小荡妇与这个姓莫的在那里约会,正巧小荡妇未来的老公那个任从文找上门来,乱成一片,我才乘乱钻进了地下室,二层有九个箱子,全是铜皮大箱子,大锁锁得死死的,我是费了好大劲才从其中一个的底部挖了一个小洞抠出的这发子弹。”
   越影低声沉呤:“九个大箱子……难怪我要价那么高他们竟没有一点犹豫就答应了。”
   白七看着她,弱弱地问:“越影姐,你。。。。。”
   越影诡异一笑,笑得白七全身直发毛。

   莫东诚是很谨慎小心的人,或许正是因为这份谨慎小心,才使他年纪轻轻便爬上了第一军作战参谋的这个高位,莫东诚是个聪明人,他知道他在军中没有资历后台,一切都得凭自己的决不出错来获得钟将军的青睐,在军中他与任从文被称为两大少壮派,别的军阀则叫他们两只小虎崽,任从文家世显赫,与钟将军是世交,本人又在红毛子那边受过正统的军事训练,所以基本上是一路平步青云,钟将军视之为己出,不仅将铁血冲锋队交给了他,更是将自己的宝贝女儿也托付于他。
钟将军有两宝,一宝是铁血冲锋队,这是一支党卫军性质的特工部队,人员组成是军队中的精英中的精英,虽然人数不过千余人,但人人装备火枪骏马,甚致有传言说还装有两支遗留下来的狙击步枪,装备与训练都极为精良,同时兼具了内卫性质,暗中监视控制军中其他高中级将领,手段诡异毒辣,无论是军中将领还是平民百姓,听到铁血冲锋队这几个字都不由到吸一口凉气,全身发冷。
   还有一宝就是他的宝贝女儿钟艳了,艳丽妩媚,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走在龙堡大街上能醉到一群男人,军中年轻将领为了博得她的青睐不时闹出些许花边新闻,比如大打老拳,互掐脖子甚致于落井下石相互攻诘提刀子砍人的都有,反正每年总会闹出几桩绯色笑料。
   任从文虽然资质平平,貌不出众,但仰仗自己显郝的家世以及钟任两代的世交,很快便得到了钟将军的支持,虽然还没有正式宣布两人的婚事,但明眼人都知道,那是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而钟艳生性外向开放,属于那种是男人就可以用的主,也不在乎父亲的安排,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依旧是龙堡娱乐花边的头号新闻人物,虽然任从文极为奎怒,但一见到钟艳就如同哈巴狗就到了主人,什么威风也耍不出来。
   年纪轻轻且又英气逼人的莫东诚自然便在钟艳的视线范围之内,莫东诚对女人并不怎么感兴趣,特别是钟艳,但他知道一点,自己的家世资历是无法与任从文相提并论的,虽然大家把自己与任从文并称为军中两大少壮派,但自己其实什么也不是,任从文掌控着强大的特工部队,权势几可熏天,而自己说好听点是一个军的作战参谋,但其实就是个狗头军师,手中没有一兵一卒,还不如一个普通的连长。
   莫东诚是历来看不起那种依靠裙带关系身居高位的人,但无论理想再怎么丰满,现实却总是这么的骨感,在这片土地上,要想生存,就得吃人,要想获得权力,更要吃人。于是,在一个秋意绵绵的月夜,他上了钟艳的床。
   经过一场剧烈的肉博,钟艳不出意外地被他征服,她全身大汗淋漓软绵绵地靠在莫东诚的怀里,就像一只刚刚偷完嘴的小猫,她对莫东诚很满意,男人这东西,中看还必须中用。致于任从文那种不中看又不中用的,她钟大**不红杏出墙都难喔。
   而莫东诚在钟艳的肉体上也获得了极大的惬意,钟艳的肉体对于任何男人来说几乎都是不可阻遏的诱惑,对于莫东诚也是如此,但莫东诚与常人最大的不同便是他几乎能在任何时刻保持清醒的大脑,即便在床上也是如此,在他眼中,钟艳不只是他发泄肉欲的工具,还是资源,一块蕴藏着巨大能量的资源。
   他要用这块资源为他的仕途铺平通向权力顶端的道路,但前提是,在未具备足够的实力之前,不能与任从文发生任何冲突,否则,那座火山如果爆发,即便是席卷漫天的灰尘便足以使他的天空从此一片灰淡。
   所以,白七必须死。

   但白七似乎死不了,莫东诚听说过越影的传奇,路边流言,街道消息往往夸张得极为离奇,莫东诚多半不信,但有点莫东诚知道,钟将军对越影颇为忌禅,能令钟将军颇为忌禅的人没有几个,莫东诚数来数去能让钟将军下令的也仿佛只有越影:不要去招惹她。
莫东诚是个聪明人,钟将军不招惹的人,他也绝对不会招惹。
   所以,莫东诚只有恨得牙痒痒的:“白七,你跑那里不好,跑这个鬼地方来。”
   但令他感到颇为意外的是,白七竟然一个人走了出来,一身的泥土,头上布巾也被撕成了两大片,斜拉在肩头上,走近又发现,头上多了两个包,一只眼睛变成了熊猫眼,即便是在月光下,也能看出个大概。
   看样子,这家伙是被村里人打出来的。莫东诚算是狠狠地解了一口恶气:“活该,为什么不打死这个龟儿子。”
   但白七的一句话很快就让他乐不起来:“莫长官,我把我见到的都告诉越影了。”莫东诚一把揪住他的前胸,额着青筋暴现,声音几乎都已变形:“你对她乱说了什么?”白七连忙澄清:“我什么也没看到,越影姐说了,她什么都没听到。”
   莫东诚狠狠地盯着他,牙齿几乎咬出血来,良久,紧攥对方胸口的大手慢慢松开,猛然回头向部下吼了声:“回城。”
   白七一屁股坐在地上,胡乱地用衣袖擦着头上的冷汗:“差点吓死老子喽。”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