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流文化网作家专版吴耐小店 → 诱惑


  共有8757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诱惑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吴耐
  1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155 积分:282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5-10-27 21:36:52
诱惑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19 21:55:46

诱惑(小说)

“二喷和妖花亲嘴了!”三坏告诉我。
我的心一阵颤栗,拿烟的手不停地抖动。
这是一个傍晚,天气有点儿燥热。蝉在树上鸣叫。三坏和我坐在那辆烂轱辘头车上,用纸卷了旱烟叶,学着大人的模样儿,你一口我一口地品尝着。浓烈的烟雾刺激着我的喉咙,让我咳嗽流泪。我们经常吸烟,有时吸旱烟叶,有时吸棉花、芝麻叶。吸烟标志着我们已近成熟。我的身体发育有些迟缓,那是因为我的胃已不再吸收地瓜干窝窝,它经常制造出大量的胃酸,通过我那张小口,反泄出来。反泄是不分场合的,有时产生于条件反射。我的喉咙里,仿佛蜷着半个手指,只要它一伸开,胃马上就翻江倒海。反泄是制约我生长发育的重要因素。然而,大夯说,我的小腿里,正慢慢制造出一种白色的液体,一点一点上蹿,总有一天,就会从我的小鸡巴里尿出来。说这话的时候,大夯总会看那只小公羊,它正在耍流氓。我也感到,我的小腿有点儿痒。
我猛地连吸几口烟。三坏刚才的那句话,剌激着我。
妖花是个好姑娘。她丰满、漂亮,有一条到腰的大辫子,一甩一甩的。还有几粒雀斑,分布在瓜子脸上。她有一个姨姐,在县城工作,每月都会来看她,看着她们手挽着手的样子,我生出无限的爱羡。我喜欢看她姨姐穿一身工作服的样子,更喜欢看她打扮得有点儿妖里妖气的样子,每逢这时,我都会守候在那口老井旁边,那儿是我家的枣行,每年的七、八月份,几十颗枣树上总是硕果累累。我爬到那颗长枣树上,用竹竿打下那些又甜又脆的枣子,引得妖花和她姨姐在树下欢天喜地。她们急着抢那些落下的枣子。我一条腿架在树叉上,另一条腿站一条粗枝上,悠然地看着她们争抢的样子,眼睛顿时变得贼亮。我看到妖花蹲下拾枣时,上下衣服之间,总是露出白生生的肉,在明亮的阳光下愈发晃眼,这让我有点儿不能自禁,有几次差点儿给掉下来。
我喜欢妖花,这不仅因为她发育好,而且还有另一层原因。那就是我家成份高。因为出身不好,我大哥都三十好几了,还没找到媳妇,愁得他头发白了许多。虽然我爹煞费苦心,在相亲的时候,将玉米、高粱放到囤的下边,麦子放在囤的上部,以示富足,但我家不受打听,关键时候还是说不就。我二哥也因为娶不到媳妇,独自闯关东去了。在这样一个尴尬的处境中,我更有理由喜欢她,因为她那个叫吴大棒槌的爹是队长,在我们这一带很撑劲,要是做了他的乘龙快婿,在我们那儿就没谁敢欺负我了,更没人敢喊我地主羔子了,为了美好的未来,我能不喜欢她?
我将那呛人的烟咽到肚里,再从鼻孔里喷出来,这套吸烟的技术,是我长期练就的,要在平时,我会吐好多烟圈,还会吐好多烟棍,但是今天,我没这个心情。我不敢想三坏的话,宁可认为他们亲嘴是假的。我知道三坏的事儿,他是个瞎话篓子。他和他家里人一样,都是谎话连篇,或许,这么一件事儿,也是他编造出来的。他一向与我来往较少,也未必是一个太有目的的坏人。况且,谁都知道,二喷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妖花怎能和他亲嘴呢?
不过,也许这是一件真事儿,因为二喷他爹是煤矿工人。二喷是在优越的环境中长大的,他的发育也特别好。我们同岁,但他要高我半头。我们经常跟他一块逃学,逃学去得最多的地方是公社卫生院。我们挨着门儿乱串,外科、内科、五官科,只要屋内没人,我们总要拿点儿什么。针头、针管、输液器,我对这些东西无比珍惜,因为那是公家的。公家就象五彩的光环,时刻吸引着我。我对二喷十分羡慕,也是因为他爹是公家的人。但我又对二喷恨之入骨,因为他胆敢碰我的心上人。不过,我也不敢怎么着他,论体力,我不是他的对手,论家庭,我也甘拜下风。但我怎能眼看着妖花变成他的人呢?我挖空心思想对策,决意遏制这件事情再发展下去,我要向妖花揭露二喷的孬事。二喷曾在上学的路上,拐到高中女厕所墙外,透过墙缝看女生解手。他不但看,而且喊:大闺女尿血,×里有症。难道妖花看不出二喷是个坏种吗?不仅如此,二喷带我们薅草的时候,他命令我们将齐腰深的两行小麦踩倒后,坐在上边比试小鸡巴的大小。他让我们将小鸡巴的苞皮剥开,露出鲜红的龟头。我们敲硬后,他用铲把挨个比量。之后,他总结说,我的小鸡巴太粗太大,他的又尖又细,象一只鲜红的尖辣椒,要是戳到妖花那里边,他比我弄得好。他居然拿妖花作比喻,可见,妖花在他眼里啥都不是。假如妖花知道了此事,她还爱他不成?
我还要告诉吴大棒槌,说二喷破坏庄稼苗,看你是啥反应?难道看着你女儿和一个破坏庄稼苗的家伙相好吗?也许,你吴大棒槌看中了二喷的家庭,想和工人阶级攀亲,但二喷是一个胡吹六拉、海吃山喷的货,怎能比得过我呢?吴大棒槌就不止一次地说我,驴日的太精了,那个小心眼儿,滴溜溜的转,不知道是啥吊晃子转的世。他还不止一次为我开脱,说我个头儿矮是心眼子多坠的。他说这些话,我无法判断是褒还是贬,但无论怎么说,我都比二喷强,他不能吃苦,只知道整天牵着他家的狗满地里撵兔子,我不,我能一口气翻完半亩地里的红薯,脸不红,心不跳。况且,我固执地认为,两口子的搭配,大多是一个心眼多,一个心眼少。我相信,我的心眼儿能包涵了妖花的。若是我们结婚,会过得很幸福。若是她嫁给二喷,那他们会过到茄地里去。发育好的人,大多是头脑简单的人,这话,信不信由你。我喜欢妖花,不指望她给我带来什么,而是指望她的家庭和吴大棒槌的影响力,给我带来那份应得的尊严。也许,妖花是个不太细心的姑娘,她曾在班上,当着好多同学的面,回答三坏说,《生理卫生》课本上的女性生殖器插图是一片蘑菇。但一个男人,怎能指望女人有太多的弯弯绕,说这话的时候,我摸了摸开始长有绒毛的上唇。
不止于此,我更要告诉韩校长。韩校长会让他进学习班的。我们学校里的那些著名人物,都进过他的学习班。他是一个治学严谨的校长,素有“憨磨道”之称(我们这儿将神经不正常的人称为“憨磨道”)。他的学习班,往往在下午放了学,将那些胡捣蛋的孩子集中在一起,背毛主席语录,谁背过去谁先走,背不过去,第二天接着再背,直到背诵如流为止。我相信,木脑袋瓜子的二喷,若是进了学习班的话,一准背不过那些生硬的语录,到时候,看“憨磨道”怎么治他,他还有心思和妖花亲嘴不成?
我在那个傍晚,吸烟吸得头晕脑胀的,回到家中,看到爹正在喝药酒。他腿不好,长年疼痛,特别是小腿上,盘踞着一簇簇蚯蚓似的青筋。药酒是用白酒泡豆角莲熬成的,盛在一个古朴的嘟噜里,嘟噜整天别在爹的裤腰上。他整天罗圈着腿,走到哪喝到哪,仿佛他是个游走的神仙似的。其实,在我们村,他是个顶没位置的人,因为他是大地主的孙子,按原则,是不该给予重用的。但他对养马有一套独到的见解,于是,吴大棒槌就让他当了饲养员兼配种员。他的身上始终散发出一股臊味,嘴里老是冒出一股股黑豆料味儿。你不可能想象到,配种员干得是一种多么下贱的活儿。队上的那匹高大强壮的枣红马,经常面对母马,亢奋得不能安全到达合理位置,我爹就用手将其把正,使之安全、稳妥地进入,达到良好的配种效果。可以说,经过我爹的手出生的小马驹、小骡驹不计其数。有时候,爹还要将手插进牲畜的阴部,摸摸胎儿的位置,估算一下牲畜下仔的时间,关键时候,还要将不能成活的小牲畜拉出母体。每逢这时,我都不忍卒看。但是,爹却有一种奇异的表情,有几分陶醉、几分精神。我时常将爹和吴大棒槌比较,就为爹心酸。看看爹,罗圈腿,佝偻腰,一脸干枯样。再看看吴大棒槌,身高体壮,一脸的容光焕发。我就想象,假如我成为吴大棒槌家的一员,那该是多么荣耀、多么体面的事啊!
没有谁有过吸烟吸醉的经历,但我有,就是那个傍晚,,我吸醉在那辆破轱辘头车上。醉醺醺的我,回到家中,可怜地看了爹一眼,便变翻江倒海似地呕吐,不久,在没吃晚饭的情况下,就昏然睡去。
醒来后,天已黑过多时,屋里没有灯,只有娘的酣眠声。我头疼欲裂,胃里一无所有,却好象被什么东西绞拌着,四肢松软,不听使唤。恍惚间,我还能记起三坏最后的话,他说,今夜十二点,二喷和妖花将在村东南那片杨树林里约会,他们不但亲嘴,而且还会......他会心地一笑,好象还朝我挤了挤眼。我的心就象掉到了冰窟窿里。
我急忙起了床,踩上小板凳,在馍馍篮子里拿了一个地瓜干窝窝,立即,我条件反射地涌出了胃酸。我顾不上这么多,一边吃,一边拿了一根杨树杆和一盏破灯笼,怀里揣了盒洋火,就悉悉卒卒地上了路。我要赶在十二点前阻止他们见面。我要对妖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使她的心倾斜到我这边儿来。
村东南那片杨树林,原本是一片洼地,上面有个庙,村上的老人常到那里上神。后来人们砸了神,推了庙,又将洼地填平,栽上了杨树。那晚和其他夜晚没有两样,天空悬着数颗星星,气温还是有点儿燥。去那片杨树林,没有正儿八经的大路,只有东弯西扭、高低不平的小道。我点着灯,灯笼上的玻璃黑油油的,透出淡淡的黄光,微弱地照在道上。夜,黑乎乎的,撵着吞食那一颠一颠的灯光。走过那个大场时,我看到有几个人在摸知了龟(幼蝉),他们拿着手电筒,正往树上照。有一只知了龟已经爬到树枝上,变成了幼蝉,嫩生生地附在那儿,三坏他爹正举着一根长棍,想将它戳下来。我于是想起,刚学不久的一则故事,叫佝偻承蜩。我就一笑,心里说,三坏他爹,你就叫佝偻吧!
黑森森的杨树林呈现在我面前,我感到浑身战栗。这儿的夜就象一个漆黑的包袱,我和我的灯笼,好象在包袱里边闪动的萤火虫。身前的杨树,高高地矗立在黑暗的夜空,俯视着我。猛然间,以前听到过的那些可怕的传说,忽啦啦争抢着钻入我的脑海,令我的心瑟索不止。我举着灯笼小心翼翼地开始寻找,想象着二喷和妖花正在干什么,也许他们正在亲嘴,也许......想着想着,心就一热,也鼓起了勇气。妖花,我无论如何也得找到你,你应该是我的,怎么和二喷亲嘴呢?就这样,我开始围着杨树林转,一遭又一遭,一行又一行,直跑得筋疲力尽。这时,灯却突然灭了,周围更加寂静,夜一团漆黑,有水滴从杨叶上落下,“啪”的一声砸在我的脖子上,我感到头皮发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心立时就提到了喉咙口儿。我清楚地看到,几个光着腚的小鬼孩,在我的前边蹦蹦跳跳,还咯咯地笑。一个巫婆模样的老太太,披头散发,吐出了血红的舌头,两个鼻孔滴着长长的鼻涕,脖子上还吊着一根绳子。我害怕得要死,头发梢都支楞起来,于是,我扔掉灯笼和杨树杆,撒腿就跑。我跑呀跑,总觉得后边有人在追赶,眼看追到我的脚下,抓住了我的后背,却是怎么也追不上我......就这样,不知过多久,我累得死人一般,颓然倒在一个草窝里睡着了。我梦见了妖花,看到了妖花那发育良好的身体。她不停地和我亲嘴,二喷站在旁边干看,馋得流口水。我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这幸福在我的体内聚集,逐渐下移,就象一片耀眼的礼花,在那儿开放。顿时,火光冲天,祥云滚滚,一股热浪在性根处勃然喷出......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粮食
  2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天缘妈妈奔流老太君
等级:新手上路 帖子:5269 积分:38236 威望:0 精华:12 注册:2005-11-01 03:52:51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02-17 11:44:47

点击开新窗口欣赏该FLASH动画![全屏欣赏]
http://218.16.122.114/bbs/upload/20072119278652.swf


<img src="http://hi.u9cn.com/rili.png"/>

<EMBED src=http://www.benliu9.com/UploadFile/2010-8/2010810828374485.swf width=400 height=100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EMBED>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黄河入海
  3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5434 积分:40424 威望:0 精华:50 注册:2005-10-28 08:08:55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08-08 17:09:26

以下是引用骁宸骞在2008-8-8 9:06:13的发言:
不回都不行啊~~~~~~~ 记得一位高人说...好帖子与垃圾帖小说的区别在于...好帖子越看越暖...而垃圾帖...越看越寒...我呢...一开始就和玄幻小说普通人一样...不相信真有一种帖子可以让人学会忘记烦恼和所有不开心的事情...所以...我选择看垃圾帖...选择垃圾帖的人...一般都比较冷静...觉得冥冥中一直在等楼猪写这个帖子...我以为楼猪的帖子写出来...就应该是一部传世之作...到现在我才发现...什么事情都是小说网可以变的...惟独不变的是楼猪的精彩原创...就好像我一直以为自己文笔不错...忽然看到楼猪帖子...才发现我输了...因为在我读楼猪的帖子的时候...我忘记烦恼言情小说和所有不开心的事情...整个人好象沐浴在4月杭州温暖的春风中...我决定以后只会看好帖子...那种让人越看越暖的好帖子...那种让人忘记烦恼和所有不开心网游小说的事情的好帖子...换句话说 ...我以后只看楼猪的帖子...苍天之下,厚土之上,竟有如此奇人异士、文人墨客!讥讽于谈笑间,笑骂于无形中,层次之高,境界之深,非我等所能匹及,偶像啊!!! ,

骁宸骞,小精灵!



[flash=500,200]http://www.benliu9.com/UploadFile/2007-9/2007937555087675.swf[/flash]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