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流文化网诗泉歌海现代诗歌 → 谈谈诗歌的语言


  共有4311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谈谈诗歌的语言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王霁良
  1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新手上路 帖子:44 积分:605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9-02-16 17:42:28
谈谈诗歌的语言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08-16 17:51:28

                                      谈谈诗歌的语言

    笔者写了不少年的诗,对诗歌有一些理解,应该怎么去写、不应该怎么去写有些个人的认识和浅见,暂写在这儿和诗友们交流,一家之言,敬请提出不同意见。

                               1

     诗歌的内容实质上是诗人全部的“感知生命”,是和语言的肌理交织在一起的。诗歌的语言首先是诗意的语言,笔者在这里说的“诗意的语言”,并不是说这语言要多么多么华丽,恰恰相反,是说诗人从人性的最深处流露出来、通过主观从内部灵性化了的语言;是外表看似平常,外在感受却不能抵达的语言。   

   “一首诗中的时代物证不应去诗人那里去寻找,而应在诗的语言中寻找。我相信,真正的诗歌史是语言的变化史,诗歌正是从这种不断变化的语言中产生的(贝特森语)。” 时代在前进,社会现代化在变革,六、七十年代红色激情时代的诗歌,沿袭的还是延安整风时期的文艺方针,诗歌是为政治、为“工农兵”**的工具,关心的还只是“写什么”的问题,那时的很多诗歌,诗尾模式化地来个大升华、甚至刻意上升到哲理的高度,只想在诗中说些道理,认识不到诗有时是沉默的,暗示的,意在言外的。而到了朦胧诗,语言上几乎回到了解放以前诗歌写作的起点,讲究贵族化、精致化,注重富丽堂皇的修辞,大量运用隐喻、象征、通感等修辞手法和幻觉意识;朦胧诗的语言变化,朦胧的只是意境,并不是朦胧意象,而现代诗大多已不需要意境,需要的只是意象,不久“朦胧诗”很快便被“第三代诗”否定。“第三代诗”则带有明显的冷性和智性,提倡“不变形描述”,注重第一时间的一瞬的原初的感受,一成不变地写下来。第三代诗有其进步性,但我并不是要给第三代诗人张目(第三代诗全盘否定朦胧诗,本身就是个局限),只想从诗的本身,从诗歌语言本身作一些个人的表述。 

                                         

                                          2

    人,源初的语言就是诗,语言不是工具,是人的一种生存状态,而语言的本质是通过诗的本质来理解的。诗作为通过语言抒发感情的一种艺术形式,要想在有限的篇幅里“辞约而旨丰”,言有尽而意无穷,展示更多的内涵和外延,就需要在一个段落甚至一句话中扩张能量,彰显内在的诗质。对于读者来说,评价一首诗的优劣,是看读过之后能在脑子里留点什么印象,倘记住了诗中的一句半句,这诗也算写得行了;倘翻过去一点印象没有,一句也记不住,则这诗多半是语言上写失败了。读者所记住的会是什么?就是某一段的诗歌语言,对于一个诗人来说,空洞的、无关痛痒的语言是无根的,象牙塔里鼓捣的那点东西读者最不容易记住,最容易遗忘。          

   “诗无达诂”,诗歌含不尽之意于言外,很多时候我们难以从表面语言上解释清楚,诗歌语言是诗人情绪的物质化,“诗意之思达到了存在的根基和核心”(海德格尔语),更多的时候是表情功能而非描绘功能,所以诗歌应该少用散文式的叙述语言,力求言约意深、含蓄化、形象化。笔者比较推崇爱尔兰诗人叶芝、美国诗人休斯的诗歌,语言的表述都非常的平静、均衡,处处蕴含着真情,带着诗人的个性口音。——虽然他们的诗并不足以当作裁决当今诗歌向度的标尺。

    诗歌因为题材、形式、感情状态的不同,常常要解决言之不足的问题,就是说需要“炼”字,把某个字放到一句诗里,能让整首诗生辉。近读淮葆先生《象征主义与变形语言》,感觉他看到了诗歌语言变形的现象,但对语言变形的内在变化、是怎么变的阐述不足。依笔者看,他说的诗歌语言在社会语境下的变形,还是指的诗歌意大于象产生的变化。在此之前,曾读周瑞敏博士《诗歌含义生成的语言学研究》,女博士把诗歌语言的内语境和外语境、诗歌语言的建构做了分析研究,有一定补益。诗歌之门向所有的人敞开,但她并不选择每一个人,有不少诗人的作品给我们类似有过的感觉,诗歌语言进行艺术概括的能力,衡量着诗人的诗歌水准。

   

                                               

                                              3

     孙基林教授是诗人韩东的同乡,山大作家研修班上曾对我们说:山大是“第三代诗”的发源地之一。笔者“第三代诗运动”没赶上,这些年结识了几位这类的诗人,对他们的诗理论持认可的态度,也推崇韩东“诗到语言为止”的诗学主张,钦佩他们在还原日常语言的表现性上作出的贡献,我们语言的界限可能也就是世界的界限,从广义上讲也只能是这样。诗歌的语言,或者说诗性的语言更多的体现在内涵的魅力上,和其所描述的对象之间存在一种张力。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高行健在他的《现代小说技巧初探》中说:“作家在文学创作中最忌讳成语……在现代作家眼里,喜形于色不如笑了更有表现力,郁郁寡欢不如难得有一丝笑容更具体更生动。欢笑感人,恸哭动人,这似乎是个奇怪的现象。”高行健的著作发行于80年代初,那时他还多少有点困惑,到了第三代诗人则明确提出了拒绝形容词的主张,拒绝那个“欢”和“恸”,这在当时引起过巨大争议,广西诗人刘春就反对说:“事情就那么简单吗?一首诗中真能够因为少用了形容词而变得优秀起来?事实上,一首出色的诗歌并不排斥所有的词……”但现在看来,形容词不用或少用于诗还是对的,形容词于诗不过脂粉而已,就像一个女子靠了化妆品的装扮招摇过市,终掩饰不住姿色的平庸。像“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等给人印象深刻的古典诗句,就避开了形容词的表述。

 

                                   4

    普鲁斯特曾说“一个赶得匆忙的时代,它的艺术的寿命也长不了”。在今天高速运转的社会中,网络语流行,汉语言受外来语的影响和冲击也很大,以致字典、词典一改再改。大环境下,很多先锋诗人对传统文学语言不再感冒,如同自慰般玩弄起母语来,力图使语言的重构含义陌生化,找寻“当今”时代的新语境,结果是让读者不知所云,这是非常要不得的。  (待续)

                                                                           



诗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山东作协会员,山东青年作协常务理事。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凌兰
  2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19 积分:199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08-08 20:55:02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08-16 22:47:43

,一首出色的诗歌并不排斥所有的词……”但现在看来,形容词不用或少用于诗还是对的,形容词于诗不过脂粉而已,就像一个女子靠了化妆品的装扮招摇过市,终掩饰不住姿色的平庸。像“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等给人印象深刻的古典诗句,就避开了形容词的表述。————看了收获很大,楼主好!希望常来坐坐!


[flash=400,200]http://www.benliu9.com/UploadFile/2010-8/2010882013674400.swf[/flash]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粮食
  3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天缘妈妈奔流老太君
等级:新手上路 帖子:5269 积分:38236 威望:0 精华:12 注册:2005-11-01 03:52:51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08-17 06:59:48

好!谈的好!固顶吧!让大家都来学习学习!谢谢王霁良你辛苦了!问好了!


<img src="http://hi.u9cn.com/rili.png"/>

<EMBED src=http://www.benliu9.com/UploadFile/2010-8/2010810828374485.swf width=400 height=100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EMBED>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黄河入海
  4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5434 积分:40424 威望:0 精华:50 注册:2005-10-28 08:08:5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08-17 07:32:27

    王先生的文章,对当下现代诗歌进行总结、归纳和反思,很有意义。

    进入新时期以来,中国的现代诗歌匆匆走来,一变再变,在诗的表现形式及表达思维上都有一些新的尝试和突破,开辟了一些前所未有的境界,这是应当肯定的。但,现代诗变化之快、之大、之反复无常,也产生了一些负面影响。尤其是两个极端又得罪了读者:一个极端是让人看不懂。尽管这些诗写得华美,高深,让艺术颖悟力较高的人感受到它的艺术气韵,但艰涩、生僻,怪异,与读者之间存在很大隔膜,严重影响了读者爱诗的热情。甚至达到了诗人之外无人可懂的地步,有时,连诗人自己都说不清写了什么。这样的诗,严重地脱离了大众,人家不买你的帐,你自娱自乐去吧,现在的社会,各有各的玩法,尽管有占据传统刊物要冲的人推崇,但,离大众还是远的。另一个极端是过于直白、浅陋、轻浮、随意,记生活琐事,随笔一挥,毫无加工,便称之为诗,甚至连一般的随笔、日记都不如。如此一来,让人们看到,这诗原来象乡间的草灰一样,还有什么可欣赏的呢。

    最为难以理解的,是一些所谓的先锋诗人,自绝于社会。你说你的诗好,可以,但你要说出个所以然来,可他不说。你如果真高,别人低浅,不要紧,你搞些介绍性、理论性的东西,与人家沟通、让人家提高,不就扩大了自己的影响、拉到了一批读者么?可是,很少有人做这样的工作。他们或许只顾自身的享受而不知繁衍子孙,这是一种短视的现象,或许,这种现代就象骡子一样,根本就不能繁衍。

    最近一段时间,出现一种好的现象,就是一些诗人或喜欢读诗的人,带有一种使命感,在系统地总结、归纳现代诗这些年的得失利弊,分析研究新时期以来现代诗歌的各种现象及诗韵机理,力图把诗和诗歌现象让人懂,让人理解,让人因窥得其妙而跟随之。我的一些朋友,现代诗写得很棒,现在也在注重从理论上做一些研究和探索,不再是以前那种作而不述、不和读者沟通的情况。

    或许是,新时期新诗在浑沌中奔行这么多年,终于到了坐下来想一想的时候了?或许是那些匆忙中载欣载奔的形象感觉,已经到了冷静下来进行一番理性思考的时候了?对,唯有理性强有力的纤维,可以系牢海边的帆船,使它不致于失控而漂离人间。

    王霁良先生,既有很深的诗歌写作功底,又有很好的理论感悟,更有很强的思辩意识,挥舞巨笔,就诗析理,很有意义。很多观点,对于写诗的人、读诗的人,都具有启发作用。就本文来说,比如,诗本自人内心产生,是诗人情绪的物质化。比如诗重在表情而不重在描叙,比如诗要有让人一看便记住、久久能品味的句子,等等,都很有见解。尤其是王先生理论联系实际,敢于并善于进行学术的批判,这很难能可贵。

    唐宋时有人注重诗文改革,反对浮艳柔糜、吊书袋子的诗文风气,使诗文重归正道。或许,当代诗界,也需要来一番这样的改革运动。如若果然,王先生则在王禹称、欧阳修之列。

    惜,文化受生活习尚影响太大,习尚不改,诗文难改也。尽管达人哲人看透了问题,指出了道路,但,这正路,走起来,也是艰难的。想到此,不免令人感叹。好在,历史虽然曲折,毕竟大方向是向前的。文化领域也是一样。等我们戒除了浮躁,等我们看透了本真,我们的路就正了。那时,走在正路上的人们,回看前路,是不会忘记现在倡导诗路纠正的先知的。

    我有幸,现在就可以读到王先生这样的文章,所以,算是第一批知音吧。



[flash=500,200]http://www.benliu9.com/UploadFile/2007-9/2007937555087675.swf[/flash]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